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资讯 > 正文阅读

90后鱼类博士监测嘉陵江 为长江十年禁渔提供基础数据

发表日期:2022-07-17 12:06  作者:admin  浏览:

  90后鱼类生态学与资源保护博士,西华师范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是学校第四代鱼类专家代表人物张富斌。半世纪来,张富斌和他的前辈接力开展嘉陵江的鱼类资源调查和研究。

  2022年上半年,嘉陵江南部江段鱼类监测刚刚结束,45种。半个世纪来,嘉陵江鱼类急剧下降。嘉陵江是长江的一面镜子,禁渔责任重大!

  《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张富斌,微信名“鲲”,主攻鱼类研究。温文尔雅、语速较慢,这位90后博士已经和鱼打了13年交道,是西华师大第四代研究鱼类的代表人物之一。

  “国家淡水渔业工程研究中心(武汉)西南分中心”,偌大的办公室,到处摆着鱼缸,塑料桶里装着鱼标本。初进办公室,还以为走进了鱼馆。张富斌的工位就在一角,拥挤、逼仄,书柜里全是鱼类书籍。

  1976年,南充师范学院(西华师范大学前身)鱼类研究“第一代传人”邓其祥教授统计嘉陵江鱼类已有156种。“第二代传人”是以生态研究院周材权为代表的一批研究人员,他们对嘉陵江四川段藻类植物群落、水质进行相关研究。“第三代传人”是以生命科学学院曾燏为代表的研究人员,他们进一步推进嘉陵江流域鱼类、藻类等水生生物资源及生态环境研究。

  张富斌本科毕业四川农业大学水产养殖专业,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硕博连读。第四代研究团队共有7人,主要围绕嘉陵江研究长江上游鱼类资源,此次监测为长江禁渔提供基础数据。

  放眼川蜀,江河众多,自古便是鱼类栖息福地。鱼类资源有多少?鱼类生存环境怎么样?全省共有132个监测站位,包括长江干流、嘉陵江、沱江、岷江等江河全部纳入监测范围,设立保护区。共有8家科研单位和学校来具体实施监测,西华师大监测站位23个,主要集中在嘉陵江流域。

  以嘉陵江南部段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为例,2010年11月25日,农业部以第1491号公告批准建立。特别保护期为全年。位于四川省南部县境内嘉陵江段,涉及江边6个乡镇,全长60公里。主要保护对象为中华倒刺鲃、黄颡鱼、南方大口鲶、四川白甲鱼,其他保护对象包括胭脂鱼、岩原鲤、中华鳖等。

  长江禁渔效果需要对禁渔水域长期监测研究,从去年开始,张富斌和他的团队都参与其中,“整个十年禁渔期估计都会持续监测。”

  “嘉陵江南部流域有人通宵打鱼,是不是非法捕捞?”6月下旬以来,居民发现,连续几天在家附近的南部县嘉陵江水域看到有捕鱼船只通宵捕鱼,怀疑为非法捕捞。

  “他们看到的渔船捕鱼情况,实际上是长江流域重点水域水生生物资源监测专项捕捞,”张富斌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居民疑惑的,正是他和他们的团队在嘉陵江南部段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进行监测。

  全省此次调查监测分布在长江干流、主要支流以及重点水域保护区,共132个监测站位,分别由不同科研单位和学校来负责。具体时间为2022年6-7月、9-11月,共2次,每个站位每次监测不少于10天。西华师范大学正在嘉陵江流域广元市、南充市、广安市等地通过专项捕捞的办法,开展监测。

  “经省农业农村厅专项捕捞批复许可,在特定的区域,穿有‘长江禁渔’监测评估红背心,监测区域还有海事船巡查。专项捕捞期,南部县公安局、生态环境局、农业综合执法大队、渔政等部门都会督促实施单位严格按照标准开展监测调查工作,加强对专项捕捞的执法监管。”张富斌说,因为鱼的习性,夜间捕捞的鱼类品种更多,更能满足专项监测需求。

  监测团队聘请了3名渔民下河捕捞,他们原来以打鱼为生,长江禁渔后,他们上岸成为护渔队员,协助执法,守护嘉陵江。一般夜里会下2-3次网,第二天清早监测人员到指定地点来监测。

  鱼类按品种进行分类,监测人员对其体长、体重、食性、健康程度等进行专业鉴定、分析、记录。除发现的入侵鱼类或对水域有较大危害的鱼类外,生命体质好的鱼类都会及时放回原水域;被网刮伤和解剖的鱼就近掩埋;需进一步研究的鱼类,保存部分标本,国家和省重点保护鱼类每次保存标本不超过3尾,其余种类每次保存标本不超过50尾。

  从6月中旬持续到月底,13天监测期内,总计捕捞2000斤左右。西华师范大学监测团队在该水域共监测到鱼类45种。其中,国家二级保护鱼类2种,长江上游特有鱼类3种,以及黄尾鲴、似鳊、鳜、鲤等优势种类。6月22日,监测团队还监测到一尾长157厘米、体重达50斤的大口鲇,为监测以来发现的单尾最大鱼类。目前,通过公函联系,大口鲇已送到了四川省农业科学研究院水产研究所,供进一步研究。

  嘉陵江是除金沙江、赤水河以外鱼类资源最丰富的河流。随着环境的变化,嘉陵江的鱼类也在急剧减少,上半年监测结束,目前已监测流域发现鱼类45种。

  嘉陵江上渠化以来,已有十多个航电枢纽,将嘉陵江切割成多个“湖泊”,张富斌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由于水电站阻隔、鱼类放生等问题影响,一个江段的监测数据只能代表这个江段的情况,目前还无法反映整条嘉陵江流域鱼类资源状况。在1976年的监测中,嘉陵江还有156种,目前的监测从侧面反映出嘉陵江鱼类急剧减少的现实。

  张富斌介绍,此次对嘉陵江水域的监测评估中发现“放生”种类占有一定比例。这是市民观赏鱼放生、养殖逃逸、外来物种入侵导致的情况。“如果要放生,一定要查清鱼类来源,私人盲目放生会破坏当地水生生物生态平衡,也会造成本土鱼类基因污染,造成生态紊乱。”

  除了监测嘉陵江鱼类资源外, 张富斌还有调查嘉陵江有毒鱼类,“嘉陵江存在有毒鱼类,有毒鱼类不仅局限于河鲀一类,大多数常见鱼的鱼胆都有毒。”张富斌说,目前对有毒鱼类研究较少,科普还没有做到位。“民间相传鱼胆可以明目,实际上多数鱼胆具有毒性。市面上鲤鱼、鲫鱼、草鱼等鱼胆均不可食用。有毒鱼胆不论生吃、熟食、泡酒均会中毒。”(封面新闻记者 苏定伟 实习生 郑娜)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本网或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新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本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联系方式:中国新闻网·四川新闻采编部 电线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四川昊通律师事务所。

Power by DedeCms